第3474章 落冰城【二合一】

作者:给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九幽天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劫冰雪山,巍峨耸立,仿若与天地相连。

    劫冰雪山,于这寒冰神域中,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。

    石枫此刻飞行于劫冰雪山之上,双目凝视身下这座雄伟的雪山之中。

    此刻,风雪已经暂时停下,天地间,隐隐雪光闪现。

    “落冰城!”一座深藏劫冰雪山之中的巨城,旋即落在了石枫的眼中。

    此城,便是传说之中的落冰之城,也如这座劫冰雪山一样,于此存在了无尽岁月。

    见到落冰城,石枫的身形顿时暴猛一动,往之狂猛冲了下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强大的灵魂之力,已经率先席卷了过去。

    如他所料,身处此冰天雪山之中的众武者们,所修功法,大都为冰之武道,所流露出的气息,皆蕴含冰冷。

    “来者报上名来,入我寒冰城,需验明正身!”忽然间,就在石枫身形即将落入城门口之际,只听一阵沉闷的呼喊,从城中传出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见到十一道身穿寒冰铠甲的城中战兵,从城中狂飞而出,朝着石枫飞来。

    “验明正身?”听到这话,石枫眉头忽地一皱。

    这寒冰城,还有这等规矩。

    “我叫幽冥,从无重神域而来,需借助寒冰城中的传送祭坛,前往黑冰之城。”石枫开口,对那些人说道。

    十一道身影,仿若十一颗冰之流星划过虚空,转瞬之间,便飞至石枫身前齐齐停下,打量着石枫。

    “来自无重神域?”那一位首领模样的冰甲战士开口,望着石枫的双目微眯。

    “正是!”石枫对他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我寒冰城最近情况有些特殊,请拿出你于无重神域中的身份证明,方可入城。”那位首领再而开口,对石枫说。

    “身份证明?”对于这,石枫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    或许那无重神域,可能有什么身份证明,可他……哪留意过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更何况,自己本来就不是那无重神域的人,哪有什么身份证明。

    见石枫面露讶然之色,那个首领的眉头都跟着拧起,望着石枫说道:

    “我记得你们无重神域的身份证明,乃刻录于无重铁上,你的呢?”

    当他说着这话之时,声音已然变得有些冷。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身份证明。”石枫对他如此说。

    也没有过多解释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若真告诉他们真相,说自己又来自天恒大陆,估计这些家伙们,又说什么。

    而且,石枫也觉得,没有这个必要。

    原本想要低调,让这些家伙如果逼得自己不能低调的话,自己也不介意高调一回。

    “既来自无重神域,怎会没有身份证明?莫非,你是哪个未登记的野种不成。”这时,那个首领身后,一位身穿冰之战甲的护卫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哈,可能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听到那个人的话语之后,其他的冰甲护卫们,顿时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就连那个首领,都跟着笑了一笑,他的双目还是凝视着石枫,说道:

    “看来,你的身份与来历,确实有些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~”就在那个首领“题”字还未吐出口之际,只听一阵无比清脆的脆响之音,顿时从他的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他的面色,顿时随之猛地一动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一阵疼痛的叫吼,旋即回响。

    只见那个冰甲护卫的脸上,显现了一道无比清晰地五指掌印。

    刚在不知不觉之间,他,竟然被打脸了!

    “你!你敢打我!你可知,袭击护城守卫,所犯何罪!”被打脸的护卫守卫,脸现无比狰狞的狠色,冲着石枫暴吼。

    那位守卫首领转过头望了那一眼被掌脸之人后,又转回过头望向石枫,说:

    “所谓打狗也要看主人!小子,我等乃是替城主大人行事,你打了我们落冰城的守卫,等于不给城主大人面子,此事,恐怕无法善了了!”

    “头……你这话,我怎么听得变扭啊!”那位被掌脸的守卫捂着脸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他听着,好像说自己是狗。

    “别在意那么多,我只是做个比喻。”那个首领说道。

    石枫此刻阴沉着脸,面色已经变得极不好看,一道血光,顿时于他手中闪现,血光落下之后,那柄天魔血剑,立即出现于手。

    忽见石枫亮出了战兵,众守卫们,面色旋即再而纷纷大变,那个首领随即又在开口,冲着石枫冷声一喝:

    “小子,你这是要向我们落冰城开战不成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石枫冷笑着回应,当他这句话落下之后,“铮!”一阵剑鸣之音,顿时于天魔血剑中回响而起。

    一阵无比恐怖的剑意,随即从嗜血剑中暴冲而出,冲向了前方的十一位冰甲守卫,冲向了下方的那座落冰城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天魔血剑剑意的狂冲之下,这十一名守卫,面色顿时发生了猛然大变。

    身躯,正在狂烈抖动,完全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股气势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等气势……恐怕只能城主大人……能比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强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剑,到底乃何等级别啊……莫……莫非……乃……神王……五重天……超凡……之器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啊啊!”

    “乃何等强者降临……我们……落冰城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天魔血剑剑意的笼罩之下,下方的落冰城中,也不断地响起阵阵极度惊然的呼声。

    一阵接着一阵!

    “前辈降临我落冰城,落冰城主冰懿前来相迎!”而就在这时,只听落冰城中,一阵无比恭敬的声音顿时回响。

    “这!这是!”

    “城……城主!城主大人!”

    “城!主!大人!”

    “城主大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虚空之中,石枫身前的这些护城守卫们,听到那阵恭敬之声后,面色顿时再而齐齐一个大变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此时此刻,因那股恐怖剑意,就连城主大人,都恭称这一位为前辈。

    很显然,强大的城主大人,在那股恐怖剑意之下,都已不如!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这一刻,要说最为心惊的,自然是先前称石枫为杂种,被石枫掌了一脸的那个冰甲守卫。

    他完全没有想到,竟然连至高无上的城主冰懿都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越想着这些,他的身体颤抖得越为厉害,越加地感觉到了恐惧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心中真的已是无比的后悔,后悔自己的这张臭嘴,真贱!

    2

    紧接着石枫见到,一道看着有些伟岸的身影,从这落冰城中冲出,转瞬之间,便飞至了十一位冰甲护卫身前,飞到了石枫对面。

    当见到石枫,见到这一道如此年轻的身影之后,这位一抹惊色,从这中年男子的威武面容上掠过,不过一闪即逝!

    很快,他的目光,便落在了石枫那中的那柄天魔血剑之上,心中一声惊呼,心中有些恍然: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那股席卷落冰城的恐怖力量,超过他太多太多,这位城主认为,这股力量,绝对达到了登峰造极。

    刚开始,他还以为一位登峰造极境的前辈,降临到了自己的落冰城。

    结果,见到的却是这么一位年轻的男子,真是为之惊了一惊。

    刚才还以为,此人这么年轻,便是登峰造极境的存在,如今真正摸清形势之后,在冰懿的感应中,眼前之人的武道修为,乃在神王三重天。

    真正恐怖的,是他手中之剑,那股令人颤栗的剑意。

    在这柄天魔血剑的面前,就连这位落冰城城主冰懿,都升不起任何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前辈!”

    冰懿的武道修为在神王四重天,乃在石枫之上。

    不过石枫有天魔血剑之手,到来的冰懿,还是对他恭恭敬敬地抱拳,无比恭敬地再次呼喊了一句前辈。

    跟着,又是无比恭敬地开口,对石枫说:“在下乃落冰城城主冰懿,前辈远道而来,在下有失远迎,还望见谅!”

    “这些客套话就不必再说了。”石枫开口,说。

    声音冰冷!

    “不好!”冰懿能成为落冰城城主,眼力自然不错。

    如今听到石枫这话,心中立即心生不好。

    紧接着他便感应到,身后有一冰甲护卫,脸上有着一道五指掌印,很显然,乃是身前这一位所打!

    “这些家伙,遭惹到了此人!”冰懿心中暗呼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又听到身前那一位开口:“他们说,打了你的人,便是向你落冰城宣战,你,落冰城,可敢应战否?”

    “你落冰城,可敢应战否?”

    这一道冰冷凌然的声音,顿时于这片天地回荡,于下方的落冰城中回响。

    自天魔血剑剑意笼罩落冰城的那一刻,城中的一道道目光,便凝视着苍穹。

    此刻听到那道声音后……

    “那一位,要向我们落冰城宣战啊!”

    “此乃登峰造极境强者,我们落冰城……无法战啊!”

    “这该如何是好?登峰造极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阵阵呼声,带着不安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!在下深知前辈强大,岂敢应战!”

    冰懿连忙对石枫回道,跟着又说:“若是我落冰城中哪个不长眼的得罪了前辈,别说是打,前辈可任意斩杀。”

    听到城主冰懿这话,身后的冰甲护卫们,面色再而纷纷一动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他们,心中升起了异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不过仔细想想,其实……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前面的那个人,比城主大人都要强大,有着登峰造极之力,打死自己这些人,又算得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本来就是如此,在登峰造极强者的面前,自己的这些人,就跟一只蝼蚁,没有多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就算不让他任意斩杀,又有谁能拦得住他?

    “啊!”这时,那位被掌脸的冰甲护卫,满脸的慌乱之色,顿时发出了一阵呼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身体猛然一动,双膝一弯,直接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前辈饶命!前辈饶命啊!是在下嘴贱,冒犯了前辈,还望前辈恕罪啊!在下该死,在下该死啊!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这个冰甲护卫,于这片虚空,不断地朝着石枫磕头,哀求。

    到的如今他已很清楚,唯有求饶,等待着那位对自己审判了。

    城主冰懿转过身,对这冰甲护卫说:“你既惹怒了前辈,那便在此自刎谢罪吧!”

    “啊!”一听冰懿话语,那个护卫的面色又猛地一变……

    “城主大人饶命!城主大人饶命啊!”

    “前辈饶命!城主大人饶命啊!”

    一时间,他冲着石枫,又冲着冰懿,不断地磕着头。

    “不用求我,你的这条狗命,由前辈来定夺!”冰懿说。

    “你,确实该死!”而此刻,石枫冲着那个人,冷冷地说出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!”这一句,立即令的那个冰甲护卫的心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望着这一幕,其他的冰甲护卫,有几个,于心中暗暗庆幸,庆幸自己没有犯贱寻死。

    也有几人,不由地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那个护卫,在说这一位为杂种之时,有几人,可是笑了。

    他们只怕那一位处置完于仁后,接下来,便是轮到找自己算账。

    “既然前辈说你该死,就这样吧。”冰懿再而再而出声,对那个冰甲护卫说道。

    说着这句话的同时,他解下了腰中配剑,随手一抛,往前抛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又是一惊之下,这个冰甲护卫还是伸出了手,将之接住。

    但……他真的不想死。

    “前辈,饶了我吧。我的家中,还有一位瞎眼的老母,天生就残疾,更是无法修炼武道,若是我不在了,我的母亲,恐怕将无人照料,她恐怕也无法活下去了啊!

    还望前辈看在家中可怜老母的份上,能够……饶我性命啊!”

    此刻的他,声音在悲吼。

    两行泪珠,不由地,从脸面上滑落。

    先前的他,嘴巴确实挺贱,而如今,看着倒真的有几分可怜。

    这个可恨之人,有着可怜之处。

    家中老母!

    听着这四字,石枫心中有些触动。

    自己,家中也有一位母亲,远在天恒大陆,每日期盼着自己回归。

    母亲啊母亲!

    “算了!”忽然间,石枫说出了这二字。

    “算了?”一听这二字,冰甲护卫的面容又是跟着一动。

    “前辈您的意思是?”一抹生机,立即浮现他的心头。

    “看在你家中老母的份上,本少此次饶你性命,回去之后,感谢你家中老母。”石枫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!多谢前辈!多谢前辈不杀之恩!多谢前辈!多谢前辈!“一听石枫这话,他又朝着石枫连连磕头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