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99章 登位圣女【二合一】

作者:给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九幽天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离老头这一巴掌,凌颜自然无法抗衡,无法避开,正严严实实地扇打在了他的脸面之上。

    “凌颜师兄,竟然当众立下此等誓言!”

    “是啊!这也实在有点蠢吧?这种誓言,偷偷地在心里立下便是了,干嘛还念出来啊!”

    “这,真的是贱的找打了啊!立下这等誓言,凌颜要想当圣子的话,恐怕根本不可能了吧!”

    “哎!原本这圣子之位,凌颜师兄唾手可得,结果……有些时候,脑子真的是个好东西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望着那方被狠狠扇打的凌颜,众人再而纷纷议论说。

    被离老头扇打过后,一道清晰无比的五指掌印,留在了凌颜的脸面之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顿时间,一阵如同发了疯般的嚎叫声,从凌颜嘴中吼响,此时此刻的凌颜,看上去已是无比的抓狂,冲着离老头怒声吼道:

    “你敢打我!我师傅都未曾打过我,老匹夫,你竟打我!”

    “哼!”离老头未回答凌颜话语,而是再而发出一道重重怒哼。

    随后,那只刚刚扇打凌颜脸面的右手,再而反手一扇!

    刚才,他扇打的是他的左脸,此刻,朝着他的右脸扇了过去。

    离老头要让他清楚明白,身为原尊神宗的弟子,目无尊长,必须受到严惩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威风凛凛四尊老!”然而就在这时,忽听一道苍老冰冷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只见离老头与凌颜之间,忽地又有一道苍老的身影浮现。

    这是一位实力不低于耶老头与离老头的老者,此时此刻满脸冰冷,就好像布上了一层寒霜。

    老者右手成爪,紫雷暴闪,将这片黑夜都给瞬间染成了一片紫色,然后朝着离老头扇来的那反手一掌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位老者现身,离老头与耶老头的面色同时一变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手爪撞击,爆发出了一阵无比狂烈的震鸣。

    暴闪的雷光,瞬间闪耀地更为暴烈、絮乱。

    “唔!”忽然间,只听一阵闷哼,从那离老头嘴中哼响。

    在对方的力量下,他,竟然被震得往后不断倒退。

    直至退出了三丈,才止步了他的身形。

    “三师兄!”

    “老三!”

    离老头与耶老头同时开口,冲着这位老者呼喊。

    “师傅!”这时,凌颜也恭敬喊道。

    原来,来者,乃是他的师傅!

    与耶老头、离老头,同为五大尊老的縻擎!

    “縻师伯!”不远夜空的宁轻浅也是俏脸一动,发出呼喊。

    “三尊老!”

    “縻师伯祖!”

    “縻师叔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见到縻擎的出现,道道呼声,不断呼响。

    而縻擎,双目还是冷冷凝视着三丈外离老头,再而冷声开口:

    “老四,你还认得我这个三师兄?我还以为,你目中,已无他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师兄,我打这小畜牲,自有我的缘由。”离老头连忙出声,对这縻擎解释。

    “是啊老三,实在是这小畜牲,太……”

    “罢了!”

    就连那五大尊老排名第二的耶老头说着那话,这縻擎,都喝出“罢了”二字,将他后面要说的话强行喝断。

    跟着,只听縻擎再而开口说:“我縻擎的徒弟,若是做错了什么,我縻擎自会教导,无须你们插手!”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,透着无比的张狂。

    见縻擎如此,完全听不进去自己与耶老头的话,离老头那张刚才看着还有些敬容的脸,脸上敬意旋即消失。

    取而代之的,也是一抹冰冷的寒意,脸上,浮现了一抹冷笑,对縻擎笑道:

    “好!很好!”

    而他只说着这三字,没有再说其他。

    这时,那耶老头也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这时,縻擎才转过头,望向凌颜,沉声开口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望着到来的师傅,凌颜这一刻是真真正正地感受到了满满的委屈,就好像在外受了欺负的孩童,终于见到自己的家长一般。

    心中充满着酸楚,对縻擎开口说:“师傅,他们二人,宣布废我代圣子之位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一听凌颜这话,縻擎的老脸再而猛地一变,双目一睁,再而狠狠地瞪向耶老头,又瞪了眼朝着这方飞回的离老头,说:

    “你们二位,谁赋予了你们这么大的权利?我徒的代圣子之位,你们说废就废?莫非,你们完全不将我这个老东西,也不将宗主放在眼里了不成?”

    看得出,这一刻的縻擎,是真的怒了。

    因为心中的怒火,他的身躯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我的三师兄,你最好先弄清楚,你这蠢货徒弟,到底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你先看一看,他到底,招惹了谁!”

    离老头对縻擎说着这句话,右手成剑指,朝着不远处夜空的石枫一指。

    “嗯?”縻擎眉头一皱,顺着离老头手指方向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,见到了那一道身穿黑衣的年轻身影。

    刚才将凌颜抛过去后,那柄天魔血剑,便也被他收起,重新化为了那一道血色剑纹。

    “一介神王三重天?”縻擎目光望回向那縻老头,问道:“他又是谁?”

    很显然,縻擎根本就没有将那个人放在眼中,甚至有些不屑。

    一介神王三重天,以他縻擎的力量,想要捏死,随手便可捏死。

    自己的徒弟得到这么一个人,得罪了,那又能如何?

    縻擎脸上的不屑,自然也落在了那离老头的眼中,见他如此,离老头咧嘴一笑,再而对縻擎道:

    “三师兄,天阴山的事,你可听说了没?”

    “天阴山!”听到天阴山三个字,縻擎的面色顿时猛地一个大变。

    看来,天阴山之事,他是已经听说。

    隐隐之间,这縻擎仿佛已经意识到了什么,但他还是开口,问离老头道:

    “天阴山的事,与他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离老头缓缓开口,说:“天阴山传人印离,正是被他所杀!你的愚蠢徒弟凌颜,正是得罪的这一位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一听离老头这话,縻擎顿时猛地一个大惊。

    不仅是縻擎,就连凌颜,面容也是猛地一个大变,大变特变,甚至是大惊失色!

    2

    刚才,见识到石枫的强大,凌颜便是意识到了那个人身份不简单。

    如今却是没有想到,是……这么的不简单!

    不久之前,他与二位同门师弟符申、乔易歌,进入了峨鸣山隐修,那段时日,对于外界的事,自然是不知。

    祭祖之日到来,他们三人才开始赶回原尊神宗,不过一路上,他们也有听说一些关于天阴传人印离被杀,天阴山大败的事。

    如今……如今却是没有想到,斩杀印离的,便是这个人!

    想到这,凌颜真的感觉到浑身上下一阵冰冷,真的是好险好险!

    幸亏此人说杀自己乃是脏了他是手,如若不然……如若不然……

    “嘶!”想到这,凌颜旋即深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他双目立即再次跟着一瞪,只见又一只大手,朝着自己的脸面狠狠扇打而来。

    “嘭!”一阵无比嘹亮的脆响,再而回荡这片夜空。

    凌颜,再而狠狠地挨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给他这一巴掌的不是其他人,正是他的师傅,縻擎。

    “师傅……”凌颜冲着他的师傅呼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这个……蠢货!”縻擎指着凌颜的手一直在轻颤,冲着他喝道。

    “徒儿,也不知会是这一位啊,师傅。”凌颜满脸恳切的说。

    他心中其实还想说的,更何况,那个人的武道修为,看着不过在神王三重天,谁知道会……

    “你这到处惹事的东西,难道你真想彻底毁了原尊神宗才甘心呐!”縻擎又说。

    “凌颜,确实不配成为我们原尊神宗的圣子,代圣子也是不配。”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身处这片夜空的所有人皆听到,一道洪亮威严的男子之音回响。

    “宗主!”

    “宗主!”

    “宗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那道声音之后,原尊神宗众弟子,旋即发出了阵阵无比恭敬的大呼。

    紧接着,有人抬起了头,立即见到了更高的夜空之上,悬浮了三道气势傲然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宗主!大尊老!五尊老!”

    “参见宗主!”

    “参见宗主!”

    “参见宗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紧接着,人们纷纷双手抱拳,冲着夜空之中的那道身影躬身敬拜,声如海啸。

    原尊神宗宗主原荃,身着一袭白龙长袍,一袭白色披风,威风凛凛,面容威武!

    “啊!宗主!”一见宗主,凌颜已经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耶老头与离老头废了他的代圣子之位,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但是这话从宗主嘴中说出,自己这代圣子之位,以及日后的圣子之位,将……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此时此刻,凌颜只觉自己满是酸楚。

    从懂事起,自己便一直努力修炼,自己这一生的精力,几乎都放在了修炼之上,放在了争取原尊神宗的圣子之位上。

    凭借着自己的努力,自己终于一步一步,一步一步地成为了原尊神宗第一天才,成为了原尊神宗的代圣子,日后,几乎便是圣子了!

    但是却没有想到,今日出现了这么一个人,但自己这一生的所有努力都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凌颜于心中叫吼。

    他不甘心,他真的不甘心!

    但他,又真的没有办法,那位是宗主,而另外那个人,可是斩杀了天阴山传人的那一位。

    这一刻,凌颜心中后悔,真的是十分后悔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自己,干嘛那么冲动,去招惹那一位啊。

    “我,真的是,愚蠢啊!”回响起那一幕,凌颜满是绝望地对自己说。

    原尊神宗宗主原荃,低头望着下方行礼的众弟子,淡然开口,声音再而回响:“大家无需多礼!”

    “是,宗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个,纷纷直回了身。

    而这时,原荃与其他二位尊老身形飘动,朝着石枫所在,飘落而下。

    石枫微微抬头望着那个男人,原荃也低头望着他。

    不过望着他的时候,原荃的面容之上,是一副恭敬之容。

    很快,那三人便落在了石枫身前,宗主原荃又再开口,对石枫说:

    “原某真的没有想到,阁下竟会驾临我原尊神宗。

    未能及时相迎,在下真是礼,还望阁下勿怪啊。”

    望着这个宗主,态度还算是不错,石枫对他微微点了点头,说:

    “我本来也没想来你们这,只是朋友想邀,随便来转转。”

    当石枫说完这句,面容微微一动,望向了宁轻浅。

    听到石枫这话,见他目光移动,原荃也立即顺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,紧接着面目一动,望回向石枫,说:

    “哦,原来阁下是轻浅的朋友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石枫对他点头。

    听到石枫吐出“正是”二字,宁轻浅随即心中一喜。

    这两个字,重如山岳!

    有了这两个字,自己在宗主心中的地位,在原尊神宗任何人心中的地位,都将变得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有了这两个字……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我们原尊神宗的圣女,竟结识了您这么一位好友,真是我们原尊神宗之福呀!”原荃笑着说。

    而听到原荃这一句话,所有人都已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原荃,竟称宁轻浅为圣女!

    也就是说,此时此刻,宁轻浅,已经成分为了原尊神宗,真正的圣女!

    “轻浅师姐!”

    “圣女!宗主称呼她为圣女!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轻浅师姐,从今往后,将是我们原尊神宗,真正的圣女了!”

    “圣女!”

    “轻浅师姐,终于成为了我们原尊神宗的圣女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阵阵惊呼,再而从人们嘴中呼响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这一刻,宁轻浅看上去有些错愕,不知该说什么为好,没有想到,竟然没有想到,就这样……

    紧接着,她从错愕中反应过来,旋即冲着宗主原荃一拜,“多谢宗主!”

    “呵,轻浅,快快请起!”一见宁轻浅如此,原荃连忙说。

    一抹无形之力,立即出现在了宁轻浅的身上,立即将她弯下的身躯,给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石枫也知道,自己来到这原尊神宗的目的,也算是完成了。

    从今往后,宁轻浅在这原尊神宗的地位,自然已是超然。

    这时,原荃再而望向石枫,说:“阁下路途劳顿,快入我宗内休息……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