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32章 也遭受一击【二合一】

作者:给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九幽天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那个叫木毅的武者,莫名其妙身死,面带恐惧,面容显现着狰狞的六个六爪。

    然而他的同伴,却是根本什么都未感觉到,什么都没见到,便见他如此了。

    “木毅,哎!”那位同伴,对着那具尸体,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时木良开口,说:“除了我们之外,身处这片区域的武者,应该都已被那凶物盯上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木良又望了望他手中神盘,跟着,再而满脸认真地点了点头,道:

    “嗯,的确是如此!身处这片区域的人,都可能会死!”

    “啊!”听到木良这话,那位抱着那木毅之人,忽地张嘴发出一阵轻“啊”!

    紧接着,只见他的面容,顿时发生猛地一个大变,双目猛然大睁,他,也显现了一抹无比惊恐之容。

    仿若此刻的他,见到了一无比恐怖的事物一般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一阵凄厉大叫之下,接着,石枫开口说:“他也死了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他,已然感应到此人,气息全无。

    仅这一瞬间,这里又多了一具尸体,两具尸体,紧紧地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他的伤势,在心口。”石枫再道。

    与那木毅不同,这人身亡之后,他的心口之处,有着那一模一样的六指爪印,鲜红的血流,从这爪印中不断涌出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,又死了一人。”木良也是惊道。

    “到底,是什么东西所为。”石枫也说。

    这样在自己的眼皮底下,无声无息地就让两个神王境的武者死去,而自己,却是见不到任何攻击手段。

    若是刚才这攻击的对象是自己,自己会如何?

    石枫很确定,刚才如果那不祥凶物攻击木良的话,那么,自己觉得也是无法察觉到,木良,绝对将成为一具冰冷的死尸。

    “不行了!我绝对不能留在这里了。快,快让我进你玄器空间吧,我可不想就这样死掉。”木良对石枫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听到他这话,石枫缓缓地点了点头,说:“那你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这话响起,木良与小黑,再而闪起一阵白光。

    来回折腾,这木良,再而回到了那须弥山中。

    至于那两具死尸,随着这二人身死,身上生命力及神力彻底流尽,此时此刻,已朝着下方未知之地狂坠而去。

    他们,就这样留在了这里,成为了两具枯骨。

    “刚才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那二人莫名其妙就死了,到底发生了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!那两个人,面色都变得很凝重。看来,此事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嗯!身处此地,小心为上!”这是一位三十五六左右的武者,武道修为,在神王三重天。

    他,来自于暗风神教,也是一位修炼风之力量的武者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满脸凝重地说完“小心为上”四个字时,“啊!”一阵凄厉的大叫声,顿从他嘴中狂吼而出。

    旋即间,一道道目光,瞬间被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连石枫,还有那天剑神地的少主剑崇,也都转头望向了他。

    “又一个。”石枫低喃道。

    那个暗风神教的弟子也是一样,面露惊恐,已然气息全无。

    而他的伤口,在后背!

    后背之上,也有一道狰狞的六指爪印。

    乃是一股大力量从他的后背穿透而进,将之灭杀。

    “风允!”

    “风允!”

    身边的人,顿有人惊讶呼道。

    刚刚还活生生、好端端的一个人,却是没有想到,在自己的身旁突然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“到底,发生了什么啊!”不远之处,有人惊然呼喊。

    “凡是被杀者,皆魂飞魄散。那魂魄,没有任何波动,不像是被破灭,而是像,忽然消失不见。”石枫双目还望着那方,暗暗轻喃说。

    每一个人死之前,都面露惊恐,像是临死前见到了无比恐怖的事物。

    若是魂魄未灭的话,石枫真的想问问,他们,到底见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……

    渐渐地,石枫收回了目光,望向身前的剑崇,说:“走!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话,剑崇问:“往哪个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再度往北。”石枫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剑崇点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转回过身,面回向了极北方向。

    接着身形一动,再往前飞去。

    见剑崇动了,石枫也是再一动,跟于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这片区域,除了跟随石枫与剑崇过来的九位武者外,后来又出现了五位武者。

    刚才死了三个人,如今,还有那十一人!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一股莫名的恐惧,已于那十一人身上蔓延。

    更有六人,身形飞动,不再跟随石枫,往其他方向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愿,改变方向后,别再让那种突然死亡的事,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石枫与剑崇,还是一路往极北而飞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剑崇,一直紧绷着他的神经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怕,自己这么飞着飞着,突然就那么死了。

    他还怕,这么飞着飞着,突然见到了极恐怖的东西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些人死之前,面露惊恐,都是见到了恐怖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”这时,飞行之中的剑崇,忽地说出了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说!”当他这两个说出后,石枫旋即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我之间,也并没什么深仇大恨,我想,我们都活着离开这片地域后,你可否放我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你我之间现在,也算是在患难与共了,你说是吗?”剑崇以满是垦切地口吻说道。

    “早跟你说过了,不用想太多。”石枫对他说。

    跟着道:“我虽与你没有深仇大恨,但是我与你天剑神地,早已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。

    你若是天剑神地寻常弟子,我还能放你条生路,不过,你既是这天剑神地少主,必然得担起这仇怨,所以,你无论如何,都必须得死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这句话,石枫的语气,那是极为坚定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……”剑崇说:“其实跟你说句实话吧,我从小到大,根本不想当这天剑神地的少主。

    而且我与我父亲之间,一直不和。

    要么这样吧,从此刻起,我便与我父亲断绝父子关系,就此退出天剑神地,不再当那狗屁的天剑神地少主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这些话的时候,剑崇的语气变得有些激昂。

    这语气,这模样,好像真的是他,很不想当那天剑神地少主一般。

    2

    “呵!”而那剑崇的话,却是令得石枫发出一阵呵笑,一道极为不屑的呵笑声。

    这道笑声,自然而然地传入到了剑崇的耳中,剑崇旋即问道:“您为何笑?”

    石枫说:“你我初见之时,你报上天剑神地少主名讳的那一瞬间,那抹傲然之色,绝对发自内心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剑崇“呃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心中已然暗道不妙。

    看来,自己还是瞒不过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剑崇还想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石枫却道:“别再废话,已然无用。

    活着的感觉,你以后将再也感受不到了,好好享受你剩下不多的这种时光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听到石枫这么说,剑崇便也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其实到底谁死,也不一定!”跟着,剑崇便于心中,暗暗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不久之前,那三个人莫名其妙身死。

    搞不好,身后的这个人,也会那么突然死去。

    “对了!”跟着,剑崇猛然想起了什么,说:“当日我让神祭以天命神盘为我推算寿命,神祭说过,我寿比南山,岂会就这样死在这里!

    天命神盘,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,对自己说着这番话,剑崇顿时心安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轰!轰!轰!轰!”

    灭魔黑雷还在狂猛轰炸着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啊啊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飞行之中,时不时地有凄厉的惨叫声,传入到石枫与剑崇的耳中。

    听到那些叫声之后,要么便是被雷轰死的武者,要么……便又是有武者,被那不祥的凶物给干掉了。

    木良所说的那不祥的凶物,到底,为何物?

    而石枫与剑崇也还算是幸运,直到此刻,这两人还是没有遇到什么不测。

    石枫的面色,已经变得异常异常的凝重。

    二人破空,这气氛已经变得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“呼!呼!呼!呼!”先前心安的剑崇,此刻,发出阵阵粗重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个人又想到了什么,竟然忽地变得如此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这一刻,石枫面色忽地一变,顿对剑崇惊声呼道。

    只见一道暗黑狂雷,悄不声息地忽从剑崇头顶之上显现,然后朝着他,猛然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当剑崇反应过来之际,已然来不及。

    他飞行的速度虽然极快,但这庞大的黑雷,已然将此刻的他,将他前方的那片区域,都给笼罩。

    “回!”石枫再而一喝。

    一股暴猛的吸力,顿从他身上产生。

    “啊!”又一阵惊呼之下,只见剑崇的身形顿时往后猛一暴退。

    只见那道庞大恐怖的暗黑狂雷,就这样,从他面门不到半米距离,轰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呼!呼!呼!呼!”

    “呼呼!呼呼!呼呼呼呼!”

    望着落下之雷,剑崇的心跳跳的无比的快,嘴中的粗气,也喘的无比的猛烈。

    虽然逃过了这一劫,但是仔细想想刚才那惊险的一幕,真的是心有余悸!

    实在是,太险太险了!

    刚才若是慢了一步,刚才若是身后那个人没有出手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,剑崇不敢再继续想下去!

    他缓缓地转过头,望向了身后那人,说了声:“谢……谢谢……谢谢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心一点!”石枫却如此对他说,语气显得有些冷。

    刚才这个人若是就那样死掉的话,自己,将少了一个炮灰。

    石枫虽然这样想,不过对于剑崇来说,毕竟刚才是因为这个人,自己侥幸逃过了一命。

    望着石枫的目光,还是充满着感激。

    “好了,继续前行!别再大意,别再走神。

    要记过,你是一个将死之人,别再想一些没有必要的事情。”石枫对他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听到他这番话,剑崇心中刚刚升起的感激,立即又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很快,他又想起了他对自己扇打的那两个耳光!

    剑崇转回过头,身形再而猛地一动,再而往前暴冲。

    石枫也再而飞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幽冥兄,外面现在什么情况了?”须弥山中,再而传来的木良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时不时地听到传来的惨叫,应该有不少人,突然死去。

    我很幸运,还没遇到那东西,还能与你好好说话。”石枫回答说。

    “呃!”不过,就在石枫刚刚说完这句话,忽然间,只见一道痛苦的呻吟,顿从他嘴中传出。

    “幽冥兄,怎么了?”身处须弥山中的木良由于跟石枫真买交谈,石枫那呻吟之声,顿时也随之传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刚才像是被一股力量,狠狠地轰击了一下。”石枫回道。

    刚才那感觉,真的是很清晰,就好像有一股巨力,猛地轰打着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那股巨力很猛,若不是自己脑袋坚硬的话,恐怕……将直接被那拍烂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石枫那呻吟,自然也传入到了身前剑崇的耳中。

    剑崇飞动的身形,瞬间顿止了下来,转过身望向石枫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已遭受那不祥凶物的攻击?”木良传音石枫说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石枫道。

    跟着他说:“那些莫名其妙死去之人,都面露惊恐之色,都像是临死之前,见到了极度恐怖的凶物。

    然而我,刚才只是遭受了一股巨力暴轰,并未见到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,是将你打死的那一瞬间,你才可见到。”木良又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!”石枫也说。

    “您刚才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剑崇见石枫刚才没有回自己的话,便再而开口,问石枫。

    听到他这话,石枫说:“我刚才,应该是遭受那东西攻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听到石枫如此回答,剑崇面色猛地一动,跟着又说: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?”石枫冷笑,对他道:“然后就跟你所看到的这样,我还好好地活着,站在你的面前,让你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确实,他还活着,剑崇确实感觉到了有些失望、失落……

    人家遭受那东西,都是面露惊恐地死去,死相看上去极惨。

    然而这个人,这个想要自己性命的人,这个扇过自己两次耳光,践踏自己尊严的人,却是这么好好地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怎么,就这么的不公平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