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一纸休书

作者:给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九幽天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驾!”石枫双腿用力一踢马腹,原来在山道踱步行走的黑色骏马吃痛,一声长鸣,向前急奔,带起滚滚沙尘。

    秀岭山,林木郁郁葱葱,一片生机勃勃,山上景象一片秀丽,这座山岭也是因为秀丽而得名。

    秀岭山的山脚下有一个村,叫做秀岭村。

    村中之民大都以耕种为生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

    此刻太阳西落,天空布满红彤彤的晚霞,天色已近黄昏。

    石枫望着眼前出现的一座座低矮的民房,路道上出现三三两两归来的农夫身影,还有一群孩童在民房间奔跑,玩耍。

    有一个八九岁的小胖子,前段时间欺负过石灵,石灵看到那个小胖子,对着那小胖子吐了吐小舌头,做着鬼脸。

    石枫见到石灵这副俏皮的模样,溺爱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咦?这不是石家的小子跟丫头吗?他们怎么骑着大马?”一名扛着锄头的农夫抹了把额头上的汗,对身边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石家的孩子啊,他们怎么会有马啊?该不会做了什么鸡鸣狗盗的事吧?”另一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大事情啊,有马的人身份可都不一般,他们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,这可是会连累我们全村的啊,我们两人还是快把这件事告诉村长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说得对,哎,这么小就做出这种事,长大了那还得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,悄悄往村长家走去。

    石枫自然还不知道那些事,望着村中那些人都用惊讶的目光看向这边,石枫也懒得理会他们,催动身下黑马往家中赶去。

    出来一天了,家中的母亲想必也担心了吧。

    是她给了自己新的生命,让自己有重生的机会,又含辛茹苦地将自己养大,石枫已经把记忆中的那人当成了自己真正的母亲,心里毫不排斥。

    一座低矮破败的木屋在眼中渐渐出现,这就是石枫生活了十五年的家,前面是用篱笆围成的小院,后面就是秀岭山。

    石枫跳下黑马,将石灵抱下,牵着黑马进入小院,栓在一块石墩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屋中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:“啊!不!”

    “娘?”听得那阵嚎叫声,正是母亲的声音,石枫脸色一沉,连忙往屋中走去,右脚一抬,“啪”得一声,木门被石枫一脚踹开。

    简陋有些昏暗的屋中,母亲身穿粗布衣,披头散发,看上去很是狼狈,面容更是一片惨白,双目通红,脸上满是泪水。

    此时她双腿正跪在地,双手紧紧地抱着一名白色衣袍男子的右腿,身躯在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男子看上去三十来岁,身高一米有八,天庭饱满,剑眉星目,脸如刀削般棱角分明。

    男子面目冰冷,双手负于身后,站在那,整个人就如一柄出鞘的剑一般,英气勃发。

    “武王境?”石枫一眼就看出了此人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石枫沉声喝道,心中已是怒火冲天,力量开始往手中聚集。

    此时那男子也望向了他。

    “枫儿,不能无礼啊,他是……他可是你爹啊。”母亲望向石枫,对着他颤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爹?”石枫眉头皱起,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,一些记忆渐渐在脑海中浮现。

    “娘,为什么别人都有爹,我怎么就没有爹啊。”五岁那年刚刚有些懵懂,石枫问母亲。

    母亲溺爱地摸着石枫的脑袋,笑着说:“因为啊,我们枫儿的爹不像别人的爹那样平庸,我们枫儿的爹是个大英雄,为了我们的国家,枫儿的爹此刻正在沙场杀敌呢。”

    七岁那年,“娘,那个三胖骂我是野孩子,说我没有爹,呜呜。”

    “枫儿别听他们瞎说,枫儿不是野孩子,枫儿的爹是大英雄。”

    八岁那年,“娘,爹怎么一直没有回来找我们啊,爹是不是不要我们了啊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爹怎么会不要我们呢,娘相信,总有一天,枫儿的爹会骑着高头大马,风风光光地来接我们,娘相信,那一天不会远了。”

    后来随着石枫一天天的长大,一天天懂事,他也很少再过问他爹的事,不过石枫心里知道,母亲一直在盼着爹回来,希望有一天,心中的那个男子骑着高头大马,风风光光地来接她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想到,他今天真的回来了,自己看到的却是这么一幕。

    “娘。”这时,石灵也冲到了屋中,往母亲小跑而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那男子看到石灵,冰冷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,“白月娥,你说你苦苦等了我十五年,这就是你所谓的苦苦等候吗?呵呵。”男子说着,手指向石灵。

    “锦天,不是你想得这样的,灵儿她……灵儿她是我七年前在山里捡的孩子。”石枫母亲白月娥满脸凄苦,对他苦苦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石锦天脸上依旧挂着冷笑,说道:“你捡来也好,不守妇道偷汉子生得也罢,这些都与我无关,这个给你。”石锦天说着,将一张白纸递给白月娥。

    白月娥紧咬着嘴唇,颤抖着双手连摆,苦苦哀求道:“锦天,不要。你还记得当年我们经历千难万难,为了你我放弃了一切,最终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。

    你还记得你当初的山盟海誓,说你会爱我,疼我一生一世。

    你还记得你从军那天我们相别,你说你一定会回来让我过上好日子,我说我会永远等你。

    锦天,这些难道你都忘记了吗?”

    白月娥抬起头,泪眼望着石锦天那张绝情的脸。

    “拿着!”石锦天根本不为所动,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石枫终于看不下去,走上前去,一把夺过白锦天手中那张白纸。

    纸面之上,开头“休书”二字当最为醒目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,真好!”石枫面向石锦天,大声狂笑。

    “枫儿你……”白月娥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石枫没理白月娥,面对着石锦天喝道:“走了十五年,我娘等了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十五年,你还死回来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石锦天一声暴喝,抬起手翻手一掌就要往石枫脑袋劈去。

    武王一击,四周空气都仿佛凝固,石枫只感觉一座大山在向自己压来,在这一击下,根本毫无反抗之力,甚至连动一动都难。

    “不!”白月娥一声大吼,一直虚弱,常年卧床不起的她,也不知道哪里突然来得力气,双手松开石锦天右腿,站起身抱住石枫,将石枫身体压下,以自己的后背迎向石锦天一掌。

    “不!”这一次,轮到石枫疯了一般地大吼,双目变得通红。

    眼见那一掌即将落下,武王一击,凭母亲孱弱的身躯,非被震死不可。

    “哼!”石锦天一声冷哼,在手掌就将击中白月娥的时候突然停下,不过掌中仍有劲力溢出,全数冲击在白月娥后背。

    石枫只感觉抱住自己的温暖身躯猛地一震,随后一缕鲜红的液体从母亲嘴角溢出。

    望向这张满脸凄苦,惨白的面容,石枫只感觉心在猛烈地抽动。

    “枫儿……”白月娥用右手轻轻抚摸石枫的脸,望着石枫,她突然笑了,笑得还是那么的凄苦:“娘……不行了……你……以后……要……好……好好的……照顾……自己……照顾好……灵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!”石灵拉住白月娥的衣角,也跟着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灵儿……乖……”白月娥笑着去摸向石灵的脸,就在这一刻,她的手顿在半空。

    “哇!”一口鲜红的血液从嘴中喷了出来,整个人瘫向地面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石枫手快,一把抱住白月娥不让她落地。

    “愚蠢!”石锦天冷冷地抛下一句,转身就要离去。

    当他走到门口之时,石枫望着那绝情的身影,咬着牙怒喝:“石!锦!天!”三个字从石枫牙缝中一字一字蹦出。

    石锦天脚下一顿,转过身,仍旧一脸冰冷,脸上看不出丝毫情感。

    “我娘这么多年所受的苦,今日所受的痛,他日定叫让你千百倍偿还!”石枫冷声大喝,眼中尽是杀机,此时此刻,他恨不得将这个丧心病狂的东西打入幽冥炼狱,让他永生永世受那万鬼噬咬的折磨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石锦天冷哼一声,嘴角勾起不屑地冷笑,“无知。”说完这一句话,石锦天毫不停留地往外走去,消失在屋中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娘……娘……”石灵还在抽泣,小家伙的小脸上也满是泪水。

    看着石灵哭成了小花猫,石枫脸上的戾气才跟着渐渐退去。

    这命苦的小家伙,刚出生没多久,她的亲生父母就将她遗弃,母亲上山摘野果的时候发现了她,由于当时哦她胸前挂着一块青色玉佩,玉佩刻着一个“灵”字,母亲便为她取名为石灵。

    小家伙很小的时候就很乖,比其他同龄的孩子都要懂事,这些年来母亲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,烧饭,给母亲剪药,洗碗,帮母亲擦洗身子,这些都是这小家伙帮着自己一起干的。

    小家伙就好像是自己的小尾巴,自己走到哪里,她就跟到哪里。

    她就是自己的亲妹妹。

    溺爱地摸了摸石灵的小脑袋,石枫柔声安慰道:“灵儿乖,有哥在,娘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石灵抬起头,泪眼汪汪,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盯着石枫。

    “不要哭了,你看小脸蛋都哭花了。”石枫用衣角轻轻擦拭石灵小脸上的泪水。

    “乖,去帮哥烧一壶热水。”轻轻拍了拍石灵的小脑袋,石枫说道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