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村长来了

作者:给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九幽天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啊!哥!你这是!”在火光的照耀下,石灵看到了石枫身后一片狼藉,还有一个大大的坑洞,小家伙大声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石枫也跟着回头看了一眼身后,回转过头对石灵露出了苦笑。

    看到石枫的苦笑,石灵的小身躯跟着一颤,两行清泪从乌黑的大眼睛中划落,“呜呜,哥……你骗我,你说娘不会有事的,呜呜……娘……娘……”石灵颤抖着声音说着,声音变得哽咽,蹲下身子将小脸埋在膝盖上,继续抽泣。

    石枫见状,心中一阵大汗,他知道是这小家伙误会了,回头仔细看了看自己挖的那坑洞,还真的有点像是埋人的。

    这特么的竟然搞了大乌龙。

    石枫连忙拍拍石灵的脑袋安慰道:“小东西别瞎想啊,娘没事,不信咱们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石枫说着,抱起石灵往白月娥走去。

    把石灵抱到床前,在火光的照耀下,石枫说道:“看,娘没有事呢。”

    随后石枫看到,小家伙居然伸出细嫩的手去探母亲的鼻息,石枫苦笑,这小东西还挺懂的嘛。

    待确认白月娥还有呼吸以后,石灵一副小大人的模样,暗暗呼一口气,那样子别提有多可爱,石枫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哥,我发现娘的气色好像越来越好了啊。”石灵说道,白月娥原本惨白,一副病态的脸,现在出现了一丝红润。

    “是啊,娘的病很快就会好的,你个小家伙以后不要瞎想了。”石枫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说道。

    “出来,白月娥快点出来!”就在这时,屋外传来了吆喝声,语气中好像很是不善。

    石枫眉头一皱,他想起来了,就在刚才,石灵过来说外面来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“都是些什么人?”石枫问石灵。

    “哦,是村里的人,村长好像也来了。”石灵回答道。

    将石灵放回到地面,石枫说道:“你在屋里乖乖呆着,哥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石枫迈步准备往屋外走去,刚走出没几步,石枫想起了什么,回转过身走到坑洞边,双手在洞口点动,结印,没过久一道无形结界布下。

    布下这道结界,石枫是为了防止强烈的阴煞之气冲出,伤害到石灵跟母亲白月娥,有自己在这,身体不断地吸收阴煞之气到自身,所以没什么事,一旦自己离开,没有结界控制的话,阴煞之气就将会在屋中弥漫。

    “灵儿,记得不要靠近这个坑洞。”石枫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好,哥,我知道了。”石灵乖乖地点了点头,妹妹平时最听话自己的话了,听到妹妹应诺,石枫这才放心地往屋外走去。

    吆喝声一直不断:“白月娥出来,村长大人都过来了,你竟然还敢不出来,再不出来我们可要冲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来白月娥,把你的儿子石枫交出来,我们要带他去见官。”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,房门大开,走出一道年轻的人影,“是谁大晚上的在我家门口犬吠的,要吠回你自己家吠去。”

    石枫一出来就大喝道,他看到此时篱笆外站满了人,大约有三十几人,不少人手中拿着火把,照耀得火光通天,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为首的是一名身体略微佝偻,拄着拐杖,满头白发,身穿青色布衣的老者,此人就是秀岭村的村长,杨德显。

    “村长,他就是石家的那小子,现在要怎么做?要不要我过去直接绑了他去见官?”杨德显身旁的一名魁梧大汉说道。

    杨德显摆了摆手,示意壮汉先不用,拄着拐杖独自向前走上几步,身体要碰触到篱笆了才停下,望着石枫,缓声说道:“石枫是吧。”声音苍老,低沉。

    石枫虽然是秀岭村的人,其实他们一家跟村里的人也很少有来往,特别是白月娥病了,下床都困难了以后,他们一家基本上已经没跟村里的人有交集。

    杨德显今天要是不听人提起石枫,都差点忘了村中还有这么一户人家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石枫半眯着眼望向杨德显,冷冷地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放肆!竟然敢这么跟村长讲话。”刚才那个魁梧大汉,见石枫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,连忙怒喝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这小子太无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他对待村长这副样子,按照村规,就应该打断他的腿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。”

    不少人出声附和道。

    杨德显抬起又手,再次摆了摆,示意他们安静,众村民看到杨德显的手势后,再次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杨德显再次望向石枫,不过由于他和声和气地对石枫讲话,石枫竟然还板着脸对他不敬,他这时候的脸色也跟着冷了下来,摆出一副上位者的姿态,一副质问的口气指着院落中的那匹黑马,抬高声音问道:“我问你,这匹马你是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老子干嘛要告诉你!”石枫绷着脸,好像所有人都欠他钱似的,冷冷地回应杨德显道。

    杨德显听到石枫的话,刚要发作,却又紧接着被石枫后面不死不活的声音给气得不轻:“老不死的,真是吃饱了撑的,大晚上的不睡觉过来看马,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放肆!”杨德显气得将拐杖猛地敲打地面,在村中他德高望重,平时村民都是对他恭恭敬敬,哪有人敢这样对他讲话。

    杨德显的老脸已胀得通红,吹胡子瞪眼,指着石枫喝道:“你!你,你盗取他人马匹,已犯下重罪,按照村规,要打断你的双手双腿,再拉你去见官。”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,饭可以乱吃,话可不能乱说,你哪只狗眼看到我偷别人的马了,按照你的逻辑,你对我诽谤,是不是要先割掉你的舌头。”石枫冷笑着问他道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“大胆啊!”

    “不可饶恕!”

    这时,杨德显身后的人也终于看不下去了,这小子竟然敢辱骂村长,一口一个老不死的,这是大大的不敬,光是辱骂村长,在村中就可以直接把他抓起来关进猪笼。

    顿时有六名壮汉从人群中冲出,携带着怒火滔天地往石枫奔去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大喝道:“就你们家穷得连饭都吃上,这马不是你偷来的,难道还是你买的啊!”

    “哼,这马老子买的也好,抢的也罢,到底关你们屁事了!”石枫望着六名大汉冲来,满脸的不屑,别说这样的六个人,就是六十个人,放倒都是分分钟的事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