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28章 怎么了,骚年?

作者:给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九幽天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长剑急飞刺向前,刺杀向石枫。

    石枫旋即从这柄飞刺来的长剑上,感应到了一股绝强的力量,就连他这张煞白的面容,都是跟着一变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刻,石枫却并没有躲闪,也没有要出手的意思,依旧傲立于那,双手别在身后。

    他这副架势,仿佛根本不将飞刺而来的那一剑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“不避?不挡?”见到石枫如此模样,就连这黑袍人,都是突然跟着一惊。

    “嗯?这是怎么回事?这尸凡好像是要任这人族天骄宰杀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!难道他知道不是这人族天骄的对手?不想活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如此强大一剑下,这尸凡如若还不躲避,必死无疑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各族生灵见到天骄擂台上的一幕,顿时大声惊呼出声,他们实在想不明白,这一刻这个尸凡,到底在想什么!

    难道,他真的这么想死啊?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这一刻,就连古尸族看台的尸神,都是猛然大惊。

    “本尸神对这小子寄托了这么大的希望,该不会就这样挂了吧?”就连尸神,这一刻都从那柄长剑上,感应到一抹绝强的杀伐之力!

    就连他尸神都得慎重对待,而这石枫,竟然站那不动!

    “尸……尸凡!你快避开啊!快点啊!”尸舞姑娘的娇躯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,拼尽全身之力,冲着天骄擂台出声嘶力竭的娇吼。

    五年之前,我已在这片天骄战地,失去了最重要的亲人。

    难道五年之后,又让我再失去一个重要的人吗?不要啊!

    “呵呵!他,傻了吗?”人族看台中,人族族长独孤星云,露出了一抹冷然的“呵”笑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面对这个孽畜,可能会是一场龙争虎斗,却是没有想到,这个孽畜自己想死了!

    “莫非他害死了龙麟,已经感到良心不安了吗?或者是龙麟在天有灵,回来找这孽畜报仇了!”独孤星云暗暗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各族生灵浮现脑海的这些念头,只于电光火石之间,天骄擂台之上,飞刺的长剑离得石枫已经是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石枫心念一动,传音道:“你是如何得到的这等战力?你所施展的剑术,不是你傲剑山庄云家传承的剑法,也不是我所传你的九幽剑法!”

    “嗯?”当听到脑海之中突然响起的这道声音,只见得黑袍人突然又出声音,那一道身穿黑袍的身躯,在这一刻一颤。

    只见那一柄飞杀向石枫的长剑,在这一刻猛然一个停顿,直抵石枫额心,眼看只差一分,便可猛然刺入石枫的额头,洞穿这颗阴尸头颅。

    简直是险之又险!

    “嗯?怎么回事?这剑怎么又停下了?”

    “嗯?眼见这人族天骄可以诛杀这古尸族尸凡,怎么就这样停手了?难道这人族天骄认为,这古尸族尸凡不反抗而将他诛杀,胜之不武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胜之不武啊!可是杀了他,他就可以直接进阶了啊!一个不躲避也不反抗,一个眼看便可将对手杀死,却又停下了这一剑!他们,到底在想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人族领地与古尸族领地相距甚近,莫非这两族天骄,有什么过往不成?”

    “过往?难道他们曾经,真心相爱过不成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骄擂台又生了突如其来的一幕,各族生灵顿时又是震惊纷纷。

    “这又是怎么回事?难道这人族天骄,是他在人族领地结识的友人不成?”古尸族尸神眉头皱起,暗暗说。

    “尸……尸凡!”这一刻的尸舞,煞白美艳的面容上双目瞪大,还挂着惊心之容。

    刚才,她可是看着自己心爱之人,差点死在了他人剑下啊!

    “干什么!他这是干什么!”原本老脸之上挂着冷然笑意的独孤星云,这一刻老脸都是一变,浮现了一抹怒容。

    紧跟着,便听他冲着天骄擂台沉声一喝:“你这是干什么?快点催剑,将这孽畜给斩杀啊!”

    独孤星云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,也传入到了天骄擂台之中,不过这一刻的黑袍人,根本没去理会他独孤星云。

    躲藏于黑袍中的双目,紧紧的凝视着前方那个人,出声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如今的黑袍人,他也已经知晓这片禁锢天地,从无尽岁月之前,便与外界隔绝,二十一族林立,各自为战。

    却是没有想到,眼前的这一具古尸族阴尸,却是知道自己来自于傲剑山庄!却知道自己云家的剑法,还提到了,师傅的九幽剑法!

    这“人”话里的意思,好像还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!

    而紧跟着,那一道年轻的声音,再而在黑袍人的脑海中响彻起:“我刚才说了,我传你,九幽剑法!”

    “你!”当听到这一句话语,黑袍人的身躯又是一个颤动,而紧跟着,便听到他怒然出声:“九幽剑法,乃家师幽冥所传!家师虽已故,但也不是你所能亵渎,该死!”

    随着黑袍人这一道怒然之声响起,只见那一柄停在石枫额心之前的长剑,彷如随着黑袍人的情绪,再而颤动了起来,一股杀意猛然浮现。

    而紧跟着,石枫的心念又是一动:“是我!云易梦!雪夜,傲剑山之巅,一介少年,独跪长天!”

    “啊!”当再次听到那道声音,黑袍人这一刻,直接惊呼之声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之中,顿时浮现了数十年前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下雪的夜晚,一个少年“犯了傲剑山庄的门规”,被罚独自跪于傲剑山之巅。

    那道年轻的身体虽然跪着,但是那张年轻的面容却满是倔强,满是不服!

    双拳紧握,颤抖着身躯!

    他云易梦,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,觉得自己并应该这“狗屁”的门规,但是,谁让他云易梦,挂着一个修炼废物的名头!

    在这以拳头说话的傲剑山庄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阵阵不甘的长吼,从他的嘴中不断吼出,傲剑山之巅,不断回荡着这道不甘的大吼!

    而就在那个时候,一道带着玩味的声音,突然从虚空响起:“怎么了,骚年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