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52章 昔日的仇

作者:给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九幽天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老头精神一振,咧嘴一笑,而反观那位白袍老者崖深,老脸又是惊然一变。

    老头这时缓缓地转过了头,带着冷笑的老脸已经对向了那个崖深,道:“崖深,我们之间的账,也该好好清算清算了吧!”

    说着这番话,老头一步一步,朝着这崖深缓步走来。

    “栾勿!你!你不要过来。如今的我,在天荒圣地可是一位护法,身份尊贵,你可知道如若你对我下手的后果!”崖深再而对着老头喝道,再次将天荒圣地这个他心目中的庞然大物给搬了出来。

    天荒圣地,除了那些活了悠久岁月的太上长老外,身份最高者自然为天荒圣主,接下来是天荒圣地的众位长老,然后便是护法!

    所以说,这位叫崖深的老者,在天荒圣地身份确实尊贵,乃是无数人仰望,无数人尊敬的存在!

    “天荒圣地!”当再次听到天荒圣地这四个字的时候,老头栾勿的老脸上,露出了一抹不屑之容,说:

    “曾经的我若是听到天荒圣地,可能会脸色惊变,觉得那是一座无法撼动的大山!可今日已不同往日,在我所追随之主的力量之下,这天荒圣地,将什么都不是!”

    “这天荒圣地,将什么都不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头不屑的苍老声音,在这间厢房之中回响而起。

    “狂妄!”听到老头那话,崖深旋即发出了一声怒喝,说:“栾勿,你可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?就凭你这句话,便遭永生永世遭受我天荒圣地追杀,直至杀死你为止!”

    “追杀我?哈哈。”老头再次笑了起来,道:“曾在你们这对狗男女的陷害下,我又不是没有遭受过天荒圣地的追杀?结果呢?

    若是曾经,或许我还要顾忌这天荒圣地,或许还得想尽办法脱身,但是如今,崖深,已经完全不一样了,如若那个天荒圣地胆敢追杀我的话,那么它,便没有存在的必要了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之时,老头栾勿,再而动用了那位的口气。

    听到老头那番话语,特别是那最后一句,崖深老脸上的表情旋即大变特变,道:“你!你!栾勿!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不见,你竟狂妄、放肆到了如此地步!”

    在莽荒大陆,若是有人胆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语,那么不仅他自己要死,就是他所在的那个势力,也得灭门!

    “我狂妄放肆?哈哈,哈哈哈哈!”而老头听到崖深的话语后,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,仰天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崖深啊崖深,你这个井底之蛙,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是不是还是认为,这天荒圣地,乃是天下第一?哈哈哈,现在,就由我告诉你吧,我的主上,九幽魔主,才是如今莽荒大陆第一人!”

    “九幽魔主!”一听“九幽魔主”这个称呼,崖深的老脸再而猛然惊变,从他这面容上得知,看来他并不是老头所说的井底之蛙,看来这段时日九幽魔主大名,他也是有所听说。

    只在这瞬息之间,他便意识到了什么,然后微微转头,转向了身穿白色衣袍的那一位。

    这一刻,崖深终于是明白了,为什么自己,会完全看不透这位的武道境界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位如此年轻,自己却在他的气势下而心颤。

    “原……原来!您便是九幽魔主!”先前崖深喊石枫为“这位”,如今,已经改为了“您”这个尊称。

    这一刻,崖深也明白,老头栾勿,为何如此的狂妄、放肆。为什么胆敢再次出现在这北荒了,原来,是攀上了这一位。

    “正是本魔主!”听到崖深话语,石枫满是地淡然开口,回应。

    这时,他又抓起了放于身旁茶几之上的茶杯,再一次悠悠品起了茶水。

    而老头,已对着那崖深露出了一抹傲然之容,这是身为九幽魔主追随者的骄傲,对着这崖深傲然说道:

    “崖深,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?要不要再拿你那天荒圣地出来压我?如果不说的话,那么,我该送你上路了!”

    “栾勿!栾……栾大哥……”这时,崖深的声音已开始打颤,对着老头喊出了昔日的呼唤。

    崖深身为天荒圣地的一代护法,身份不凡,而他之所以能有今日的武道成就,乃是他多年之前被一位天荒圣地的太上长老看重,收他为徒。

    除了传授他武道之外,那位太上长老在他崖深身上施展了一道秘法,在那道秘法之下,若是他崖深在此被杀,那么天荒圣地的那位太上长老,便将接收到他临死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先前崖深便是有这个依仗,觉得自己就算落入他们的手中,自己只要道出那道秘法的事,他们也不敢杀自己。

    一杀自己,他们就将真正地与天荒圣地为敌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此刻崖深却没有想到,这一位坐于首位的白袍青年,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九幽魔主!

    这位九幽魔主,可不管天荒圣地啊。

    这一刻,崖深可是真的害怕,随着老头一步步走来,他的身形已开始不由自主地倒退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怕了?”而见到崖深露出那副害怕的表情,老头老脸上的冷笑已变得更甚。

    跟着,老头又道:“崖深,当年你与那个贱人联合起来陷害我的那一刻,有没有想过会有今日?今日,老朽便在这里制裁你,待他我与我主走入天荒圣地,便是那个贱人跪在我脚下忏悔之时!”

    这一刻,老头老脸上的表情已是异常的兴奋,其实他的心,已经变得异常激动。

    沉积心中多年的仇怨,终于在这一刻猛然爆发了出来,老脸之上,突然露出了一抹狞笑。

    “你!你不要过来!你不要过来,不要过来啊!”崖深的身形还在不断倒退,他已经感受到了从老头身上散发出来的冷然杀意。

    而且他已发现,自己的浑身之力,已在无形间被一股冰冷的力量给封印,根本毫无半点反抗之力,犹如一只待宰的羔羊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……栾大哥……不要啊……饶命啊,栾大哥……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