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91章 怕死吗?

作者:给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九幽天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啊!”一道惨烈的叫声又在暴雷响起,冰封山的那位神王一重天境强者,也已化为灰灰。

    而对于他在这暴雷被毁灭,其他几人没有感觉到丝毫意外,天山姥姥开口,说道:

    “可他应该只是神王一重天步入神王二重天境,这劫雷,怎么会是如此的恐怖!”

    这一刻,这四位强者的双目,皆凝视向了那方。

    石枫身处灭魔黑雷之下,催动全身之力开始抵抗劫雷。

    然而这劫雷,现在不过是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“这,应该确实是他的劫雷!”这时,全力抗衡雷霆的绝终,也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尽管这劫雷,不应该是神王二重天境界该出现。

    而这时,他们则也意识到了,这位天荒圣子的天赋,确实非寻常天才可!

    最起码,如此狂烈雷霆,他们有生之年从未遇到过。

    “啊!抵抗不住了,再这样下去的话,老夫将要在这劫雷下形神俱灭!”紫虚宫强者昆孑,如今已开始吃力大喊。

    一位神王三重天强者都已变得如此,足以想象这暗黑劫雷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也是!”这时,天山姥姥也是回应。

    这四位神王三重天,实力本相差不大,四人,此刻看去都很是不好!

    “难……难道,我们也要对他放开心神!”绝终说。

    对于放开自己的心神,绝终还是百般不情愿。

    刚才闪耀起一道道血光,绝终他们自然已经知道,那些放开心神的人,想必都已被这天荒圣子,吸入了他的玄器空间之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不知道,那些被吸入这个天荒圣子空间玄器的众人,有没有被这天荒圣子强行做了什么违背个人意愿的事。

    而且几次强势争吵下来,绝终知道自己的仇怨已经跟这位天荒圣地结下,算他没有对那些人对什么手脚,但却不代表他,对他绝终不做什么手脚!

    然而在绝终想到这,距离他不远之处的黎烈,却是开口大喊道,声音在狂雷之急速穿梭:“天荒圣子,我愿放开心神,请将我吸入你的玄器空间。”

    求助这位天荒圣子,目前,这是他们唯一的生路了。

    而当黎烈这道话音响起之际,他的心神便已放开。

    下一刻,忽见一道血色光芒,从他的身闪耀而起。

    黎烈,也被吸入到了血石碑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天荒圣子,老身也已放开心神!”这时,天山姥姥也厚着脸皮吃力大喊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也是红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天荒圣子,助我一下!”昆孑也喊道。

    而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,便是升起了血光。

    不过转瞬之间,这暴雷之便也剩下了石枫、绝终、黑袍人。

    绝终的老脸虽然看去越来越吃力,强壮的身躯都已经开始了颤抖,但,他还是在犹豫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狂暴黑雷所在的远处,两道身影静静悬浮,望着远处那道狂暴的天雷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怎么可能!这竟然是那天荒圣子的劫雷?”当墨家家主离黎默听到郝励的分析之后,双目已经瞪得无的大,无震惊地呼喊道。

    他实在难以想象,如此暴雷,竟然是一个人的天雷!

    而且,还是一个如此年轻武者的天雷。

    这,到底是有着如此逆天的天赋,天才降下如此狂雷,要将之给毁灭掉啊。

    “此子确实可怕!所以他,必须得死!不然的话,今后将后患无穷!”郝励沉声开口,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!一定要让他死啊!这些人,最好一个都别让他们活着。”墨糜说。

    他们墨家与那些人起来,地位低微,实力低微,日后若是逃出一个,灭他们墨家都是抬手间的事。

    郝励没有再回答墨糜话语,双目,还是冷冷凝视着那道绝世狂雷,双目之,精光闪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暗暴雷之,绝终的身躯已经震颤地越来越猛烈,肉身之,都显现了一道道裂口,如同蜘蛛般在扩散,面目,也已经变得极度扭曲。

    这时,他终于也放下了姿态,对不远之处那位开口喊道:“天荒圣子,我已放开心神!”

    听到那个老头的话语,石枫缓缓地转过了头,望向了他。

    绝终见到,那个妖孽,此时此刻虽然也面露吃力之色,面容之虽然也已满是裂口,鲜红的血液不断地从裂口溢出。

    但是他尽管这副模样,但是自己相起来,却还是感觉好很多。

    “……剩你一个了。”石枫没有如其他人那样,直接将这老头吸入血石碑,而是开口,问他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,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的!”绝终回答,他的声音也在颤。

    “刚……刚才你一直不放开心神,为何突然又改变了主意?怕……怕死吗?”石枫还是不慌不急,问他。

    “呃!”而石枫问着这番话语之时,身躯忽地一个狂震,这时,一道无狰狞的裂口,猛然从他的面目显现。

    然后,裂口不断地在他的肉身开始不断蔓延。

    绝终认为,自己都已放低姿态,放开心神,他却还不将自己吸入他的玄器空间,竟然还问这些话,甚至,还说自己怕死。

    这一刻,绝终心满是怒火,若是平时,早对这天荒圣子发动了攻击。

    而他的身,裂口也是越布越多,肉身,变得越来越残破,体内的能量,也损耗地越来越严重。

    绝终真的感觉到,再过不了多久,自己这位神王三重天境的存在,都将要陨落了。

    “助我!我不想死!”面对生死存亡,绝终对那位天荒圣子喊出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看到,那个天荒圣子狰狞的面目一动,他仿佛在笑,仿佛满是不屑地在对自己笑。

    而下一个呼吸,绝终只觉自己浑身一轻,他终于,也被石枫吸入到了血石碑。

    “啊!”随后,一阵极度痛苦的大嚎声,从他石枫的嘴嚎出。

    剧痛之下,他仿佛已化身为了一头丧失理智的野兽,残破的身躯,不断地被毁灭,又不断地在他的恢复手段下重生。

    一把又一把的丹药,不断地被他塞入嘴,吞入咽喉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