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67章 万蓙真的善良?

作者:给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九幽天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妖眼宗一行,石枫原本以为几天可搞定。

    谁知道后来得到了天眼,融合天眼便花了七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再加其他的时间,天荒众人在此,一共等了八天。

    “圣祖,前几日,圣地有传来消息。”这时,老者鄭耳开口,对石枫说。

    “等会禀报。”石枫对他摆了下手,说。

    跟着,他指着下方的万蓙三人,对天荒众人说:“他们与我相识一场,但他们宗门得罪了人,面临灭宗。

    你们谁将令牌给他们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我的令牌吧。”听到石枫话语,冷家天才冷若喝道。

    “嗯,好!”石枫对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,冷若右手一动,一道令牌朝着下方三人随手抛下。

    见到那面令牌,万蓙随即伸手,将令牌抓在了手。

    然后,他往令牌一看。

    “这!”只见那张本带着惊然之色的面容,顿时发生了狂猛大变。

    满脸震惊,双目瞪得无的大,看着,都彷如要从眼眶被瞪出。

    他甚至,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紧跟着,万蓙连忙抱拳,对着空不断拜谢道:“多谢!多谢!多谢啊!

    大恩大德,我心觉宗,必永记在心!今后若是有需要万某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走吧。”这时,石枫直接摆手,打断万蓙还要说下去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是是!在下告辞!在下告辞!”万蓙又说。

    万蓙的一切变化,都在木姓男子与那鹭师妹的注视下,他们此刻很好,被万蓙抓在手的令牌,是一枚什么样的令牌。

    “在下告辞!”

    “在下告辞!”

    女姓男子与鹭师妹也拜别道。

    随后,这三道身形齐动,飞离了这片虚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万师兄,那枚令牌,到底是什么令牌啊?”

    飞离那片虚空,来到一片无人的虚空后,木姓青年随即开口,问万蓙。

    “宗门,有救了!我们,根本不用去混元山了!”万蓙满脸欣喜,回答木姓青年的话语。

    而他说着这番话,脸面看去还满是激动。

    听到万蓙话语,两人对于那枚令牌越来越好,跟着,那鹭师妹也开口说:

    “万师兄,给我们看看那枚令牌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万师兄!你别卖关子了!让我们看看,他们,到底是什么来历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吧。”万蓙说着,将手的令牌递向前。

    “天荒圣地,冷若。”

    “天荒圣地冷若!”

    只听两道无惊然的呼声,随即从这二人的嘴大呼而出。

    只见这两张面容,也在这一刻发生了狂猛大变。

    他们刚才想过一个个强大的势力。

    然而,自己还是把那个势力想弱了!

    “天荒圣地,没有想到会是天荒圣地!天呐!这枚令牌,竟还是传闻之,天荒圣地天才冷若的令牌啊!

    你们可知道,这冷若,他可是天荒圣主的后人啊!”木姓男子再而激动的大呼。

    “宗门,真的有救了啊!真是没有想到,我们这样,便可化解宗门此次劫难了啊!”鹭师妹满脸欣喜,满脸激动地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,那个人,竟然是天荒圣地的人啊!

    真是……”当满是欢喜地说起那个人的时候,鹭师妹随即想起了先前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还是感觉到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自己不仅在鬼门关走了一遭,估计的宗门,自己的家人,都等于走了一遭!

    自己先前,对那个人说了那般恶毒的话,若他是一个瑕疵必报之人,后果,真的是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真是谢天谢地,他没有跟自己这么个小女人计较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我是真的狗眼看人低了,哎!以后,再也不能这样了啊!”

    “冷若可是天荒圣主的后人,但他,都对那一位毕恭毕敬,他,到底是什么身份啊?”

    如今得知了丢向他们令牌那人,便是那个传说的天才冷若。

    而当想起先前冷若面对那一位时的场景,木姓男子再而心惊地说。

    已经很明显,那人的身份,冷若还要尊贵。

    “先前他们喊那位为圣祖……莫非……莫非他……是……天荒圣主冷傲月?”万蓙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会吧。”木姓男子缓缓摇头道:

    “以那位根骨来看,他的年龄不过二十下而已。

    而天荒圣主,那可是活了无尽岁月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以天荒圣主的手段,让我们看不出来,根本不难。”万蓙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倒也是!”木姓青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慢慢过去,他们看去倒也没有刚才那么激动了。

    而万蓙,这一刻双目还是紧盯着手的这枚令牌,暗暗低喃:“没错!没有错!天机老人,果然没有骗我!”

    “十岁那年,父亲母亲带我去了奎骨城,偶遇传说的天机老人!

    天机老人当时告诉我,从那一刻起,我要心善,收敛本心,一切为善,一心向善!

    他告诉我,只要我心为善,只要我以善对人,便可获得大机缘!

    而天机老人给我算的真正大机缘,正是今日呐!”

    “大机缘!”说着大机缘三个字的时候,万蓙刚刚有所抬起的头又是一低,再次凝视令牌。

    种种回忆,再而浮现他的脑海:“当时,天机老人的话我根本没有放在心,那个时候,我对什么大机缘也根本不在乎。

    直至,父亲母亲……那年被恶人所杀!

    我……渴望力量!我要为父亲母亲报仇!我,渴望大机缘!

    从那一刻起吧,我……开始行善,一切念头,必须都为善念,我……必须逼迫自己,要善!

    当我以善面对一切之后,我的运气确实也不错,让我遇到了师傅,又加入了心觉宗,步入了曾经根本想都不敢想的武道境界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力量,离我的仇,还差很远!

    然而今日,天机老人的话看来已经成功应验,我,真的已经获得了大机缘!

    令牌!天荒圣地天才冷若的令牌!持此令牌,从今往后在这片区域,谁不让我万蓙三分!

    有此令牌,心觉宗宗主之位,必然非我万蓙莫属!

    机缘已到,从今日起,我万蓙,也可以恢复本心,不必强装善人!”

    “万师兄……”那个木姓青年看到万蓙仿佛已经愣神,甚至,脸露出了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这种笑,他从来没有在善良的万蓙脸见到过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这一笑,在他的眼,万蓙好像被什么邪物给附身了。

    他旋即对他喊了一声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