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50章 荒冰战甲(第七更)

作者:给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九幽天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洛宁川双掌舞动的速度越来越快,他一边防御着、甚至不断躲避着石枫的攻击,一边不断地对石枫发动狂暴进攻。

    寒冰神剑、寒冰怒虎、寒冰巨山、寒冰神掌、天冰狂拳……

    一道道寒冰武技施展而出,一道道寒冰攻击,与暴风雪之力一同,又不断地轰击在石枫身上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嘭嘭!”这片虚空的爆破声就没有停下来过。

    洛宁川虽然又遭受了石枫好几波攻击,但是与石枫相比,他自认自己的这点伤势,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而且,他对于自己身上的这层寒冰,有着绝对的自信!

    那一日,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这幽冥追杀,乃是他人生之中最为耻辱的一日!

    那一日,他回到雪花宫,直接入了雪花神禁之地,荒冰骨洞!

    那是他洛宁川,长这么大,第一次步入荒冰骨洞。

    原本雪花宫有祖先遗命,未步入神王三重天,不得擅入荒冰骨洞。

    无论是谁,违背祖命者,必将严惩!

    然而那一刻,洛宁川一心只想着久慈山耻辱,没有管那么多,违背祖命,擅自闯入。

    当进入荒冰骨洞的那一刻,他洛宁川才真正地明白,祖宗为何会定下如此遗命!

    荒冰骨洞,就算是真正的神王三重天强者进入,一不小心,都可瞬间陨落!

    他洛宁川,刚踏入荒冰骨洞的第一步,就差点身死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,脚踏死亡,不断地徘徊于生与死之间,当洛宁川满身冷汗地在荒冰骨洞走出八步之后,他便不敢再朝前走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人生中,第一次觉得这个世上,有这么恐怖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这八步之间,他却在荒冰骨洞,得到了一道绝世防御战技,名叫,荒冰战甲!

    “也只有我洛宁川,拥有着逆天天赋,才可在三天的时间里,掌控这道荒古战技!”

    回想起荒冰骨洞中凶险的一幕幕,再想起刻苦修炼荒冰战甲的艰辛之日,洛宁川的面容上,浮现了一抹残狠的笑。

    尽管差点死在了荒冰骨洞之中,不过能得到荒冰战甲,这一切,都值得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回归现在!

    石枫与洛宁川,还在不断地发动绝世狂力暴轰对方。

    战武城中,寻常的武者根本已看不到暴风雪之中的战斗画面。

    只觉虚空的能量越来越混乱、狂暴,说明里面的战斗,已经变得越来越猛烈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不是觉得,本少宫主的防御力,已经大不相同了?”洛宁川冲着石枫冷笑问道。

    说着这句话时,他的双掌之间显现了一道巨大无比的冰幕,挡在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然而只是一瞬间,石枫一拳便把那道冰幕轰碎,漫天暴冰狂飙,紧接着,他一拳轰在了洛宁川的心口,“轰!”

    不过尽管挨了石枫严严实实的一拳,洛宁川还是在笑,操纵之下,刚才飙射的漫天暴冰,齐齐暴射在了石枫之身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石枫面目之上皆是大大小小的裂口,流淌着一缕缕鲜红的血液,不过那道面容,还是异常坚毅。

    他,还在对洛宁川疯狂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“上一次,你穿宝甲在身,发了疯似的跟我打。这一次,轮到我身穿神甲了!但是我身上的这件荒冰战甲,可是我发动的战技,可在规则之内!”

    洛宁川再而对石枫气定神闲地说着,他还在笑。

    虽然说,他身上的荒冰战甲不如这个人上一次所穿的黑色宝甲,虽然在这个疯子的暴轰下,就是有荒冰战甲护体,也受了些伤。

    但是洛宁川,还是很享受这种感觉!

    自己在抵挡,在闪避,都受了这些伤,这幽冥,所受的伤必然更重。

    “再这样拼下去,这个疯子的伤会越来越重,到时候万众瞩目之下打败这个疯子,我就是受点伤,又算得了什么!”洛宁川又暗自说。

    越与眼前这个疯子打下去,他也越加意识到这个疯子的不简单。

    他这一刻,很想马上将他打败,结束这场战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主府秘地,那四位超然的存在,还是望着那片虚空。

    “这一战,打得好像有些古怪!”太乙老人的老脸上眉头深皱,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荒圣地这个小子,这样不要命地打法,确实有些奇怪。”司马羿也说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没什么,这小子看似疯狂打法,其实对他来说,或许更为明智!

    其实,他已知真正战斗的话,不是洛小子的对手,便换这种拼命打法,赌上谁的肉身更加坚硬!

    或许不是在赌,这个小子,貌似修炼过肉身之道,肉身看着远超常人!

    然而,出乎意料的是,洛小子,怎么多了这么一道寒冰护甲武技,而且,这道防御武技,绝非寻常!”战武城城主战阙说。

    听到战阙的话,原本心存疑虑的太乙老人跟司马羿,同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觉得战阙说得,确实有道理。

    然战阙说完这句话后,望向了那位雪花宫宫主洛霖,再而开口,问他道:

    “洛霖,你来说说,洛小子的这道防御武技到底是什么名堂?怎么从来没见你们雪花宫有人施展过?莫非,是什么禁忌之术不成?”

    “这个小子!”洛霖的双目还是紧紧凝视在那片狂暴战场,而这时,他却是忽地咧嘴,一笑。

    这抹笑,落在其他三个强者的眼中,很有深意。

    “洛霖,你小子笑什么笑,倒是说啊!”见洛霖没有回答,战阙不满地道。

    这世上能与这位雪花宫宫主如此讲话,也只有他们这等存在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洛霖却是再而一笑,然后才转回过头,望向这三个老头,开口说:“宁川的那道寒冰防御战技,叫做,荒冰战甲!”

    “荒冰战甲?”

    “荒冰战甲?”

    听到那道战技的称呼,战阙与司马羿双目一睁,然后,同时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道战技,他们从未听说。

    “荒冰战甲!”而就在这时,那个太乙老人却是老脸微微一变,惊讶呼道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战阙与司马羿同时望向了他,战阙旋即又再开口,问:“太乙老头,你知道这荒冰战甲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