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79章 天荒圣子?他?

作者:给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九幽天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自裁!他要白阴王自裁!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一尊凶残的魔头啊!不但羞辱了白阴王,还要白阴王在他面前自裁!”

    “哎!又有一尊强者,要这样陨落了!”

    “你!”白阴王双拳紧握,真想与眼前这魔头再大战一场。

    可他又感觉到,这一刻的自己好无力。

    他白阴王,有生以来,还是第一次被人逼迫到这等境地。

    “怎么,竟还不动手?我看你是一位强者,想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。若是不领情,本少,自己动手了结你了。”

    石枫说着,右手成爪,对向了那个白阴王。

    望着那个的魔头那个动作,白阴王知道他要做什么,不由地心神一颤,脑海之,自然而然地浮现了乾玄宗那个殷长老被吸干血液的画面。

    被人逼得自杀,如若不照做自杀,便要对自己进行凶残灭杀,这种感觉,真的很难受。

    “此魔头,真的好狠毒!”白阴王在心狠狠地说。

    而他在心说眼前这个人狠毒之时,却是没有想过,他刚才一开始,便一副绝世强者的风范,说要诛杀于他。

    他,仅仅是以他自己想象,根本无凭无据,认为眼前这人是血魔老祖的传人,想将他杀他。

    在最先开始,他白阴王,根本没有眼前这人的性命当命,觉得不过是自己可以随手可以抹杀掉的蝼蚁。

    说回来,最先要杀人的,是他白阴王!

    而如今,只不过他杀人不成,要被人反杀而已。

    石枫,自然还是一贯的原则。

    想要他死的人,那么,必须,得死!

    “啊!”顿时间,白阴王仰天,发出了一阵狂暴、极度不甘的怒嚎,紧跟着,只见他身形一震,“呃啊!”

    一阵无痛苦的呼声,从他的嘴发出。

    “白阴王!”

    “圣子!”

    “你们快住手!”

    “不要!住手,白阴王!”

    而在这时,人们忽地听到,一道女子无慌急的呼唤声,从下方传来。

    听到那道呼声,很多人低头,望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谁?刚才在呼喊的那位女子是谁?”

    下方之,出现了十数道身影。

    很快,人们的双目凝视在一道气质高贵,看去与身边之人明显不一样的一位年轻的女子身。

    这位女子身着紫色衣裙,身材婀娜,面容美丽清冷。

    “他们,都是阴阳教的弟子!”

    “那一位!乃是阴阳教十大圣姑之一的,叶紫菲!”

    “叶紫菲?”

    “叶紫菲!”

    “叶紫菲!”

    紧跟着,很多人呼唤着这道名字。

    “是她!”这时石枫也已低下了头,望向了下方。

    他,自然也是一眼认出,这位,便是他在天水闵州魔坠城结识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阴阳教!难道这阴阳教听去这么眼熟,原来是她!”石枫这才意识到,这个阴阳教,与这位自己相识的女子有关。

    “叶紫菲”

    这时,那个白阴王也是低着头,望向了那道往飞冲的紫色倩影。

    见到叶紫菲的这一刻,石枫确实是收回了杀意,然而,一切已然晚矣。

    刚才为了不被那个人活生生地吸干血液而亡,白阴王身形一震之下,体内经脉一切尽断,体内一切破灭。

    生命,正在急速地流失。

    那位阴阳教的圣姑,已然来晚。

    一道紫色倩影瞬间在白阴王身前闪现,刚刚还在下方的叶紫菲,已然来到了白阴王身前。

    “白阴王!”那张白皙俏脸之,布满慌急之色,对白阴王呼喊。

    而这时,阴阳教的一位位弟子皆已到来。

    “叶紫菲!”这一刻,只听那位白阴王吐出了这三个字,这道声音,听去无的冷。

    跟着,那个白阴王颤抖着右手,看去很是吃力地指向前方,说:“你!你认得,这个,魔头?”

    刚才叶紫菲在喊什么圣子,还喊你们快点住手,白阴王已然听出,他们相识。

    “白阴王,他不是魔头。他”

    叶紫菲想要对他解释,然后她的话说到一半,便有一道异常浑厚的声音,将她的话给覆盖。

    “我阴阳教圣姑叶紫菲,勾结血魔老祖传人血魔圣子,根本,不配为我阴阳教圣姑,更不配为我,阴阳教圣女”

    声如洪钟,铿锵有力,在夜空之狂猛回荡。

    而这位白阴王说完这番话之后,脑袋猛地一沉。

    在刚才,他用尽仅存的所有力量发出这道声音,已然让他生命完全枯竭。

    一位神王三重天境强者白阴王,此陨落!

    “白阴王白阴王”

    见这白阴王竟然这样死了,临死前竟然要对所有人说出这么一番话,叶紫菲有些愣神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这时,有人仿佛想到了什么,说:

    “这血魔传人与这位阴阳教圣姑,原来他们之间,早已勾结,有所图谋!”

    “阴阳教圣姑,竟然与血魔老祖的传人勾结!”

    “我隐隐感觉,有一场大危机正在酝酿!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看得出,白阴王其实早知道这位圣姑勾结这个血魔传人!

    白阴王之所以出现在这,是为了诛杀这个小魔头,为世间除害!哎,只是太可惜了!可惜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!白阴王,为了诛杀邪魔而陨落在此,此等英雄,我此生都不会忘记!”

    白阴王临死前一幕,在很多人眼,那是极为悲壮。

    人们认为,白阴王最终是死,也要将他们阴阳教圣姑勾结魔头的事给抖出。

    阴阳教勾结魔头,应该是一件耻辱之事,但是白阴王为了天下苍生,还是在临死前将这件事给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根本不是你们所说的魔头,他乃天荒圣子!”听着那道道话语声,叶紫菲旋即转身,对众人说。

    她叶紫菲,可不想背负勾结魔头的骂名。

    她完全没有想到,这白阴王竟然在临死前,如此冤枉自己。

    曾经,真的看不出这位阴王,竟是这样一个人。

    白阴王,一直没有拥护哪个年轻一辈,在阴阳教,一直都是我行我素,极为潇洒。

    “天荒圣子?他?”

    “他是天荒圣子?”

    “血魔传人,怎么成了天荒圣子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