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85章 神秘的黑色石碑!

作者:给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九幽天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鬼哭秘地,一直有诡异的鬼哭声。

    然而,这诡异的鬼哭声,只在这鬼哭秘地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那柄鬼哭战斧,一直未离开过这片鬼哭秘地!

    应该不是它不想离开,而是它,被一股让它心悸的力量封印于此。

    随着宁成朝那座黑色石碑越来越近,鬼哭战斧已经无比暴烈地在挣扎,已不管缔结的主仆契约,竭尽全力地逼迫他倒退。

    而宁成,却是与那柄战斧抗衡起来,用力拽着它,不断地往前行进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了,你这孽障还能拽得过我!”宁成冷声一喝。

    随即间,他右手狂猛一震,顿时将鬼哭战斧上的力量震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这样子,这孽障就无法与自己抗衡,自己,便可直接将它,带离这片鬼哭秘地,管他什么破封印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就在宁成拽着这鬼哭战斧,即将要迈过那座黑色石碑与鬼哭秘地交界,就在他即将要走出鬼哭秘地之际。

    “呯!”顿一阵极度清脆的脆响声响起。

    鬼哭战斧,仿佛碰撞在了一股无形强大的力量之上,宁成只觉手猛地一颤,旋即酸麻、无力,那柄鬼哭战斧,旋即脱手飞出,被那股无形强力被震得暴飞,震回了鬼哭秘地。

    “鬼哭!”宁成随即左手探出,对准了暴飞的鬼哭战斧,强行操纵着它飞回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宁成,脸上逐渐地浮现了吃力之色,转头望向了幽念,开口说:“师弟,这座石碑,你能否破灭!”

    “应该可以!”从刚才到现在,幽念一直面色淡然,开口回答宁成的话。

    随后,只见他身形一动,下一刻出现之时,便已站在了那座黑色石碑之上。

    低头俯视脚下石碑。

    跟着,只见幽念右脚抬起,然后狂猛一踏!

    “轰!”顿时间,一阵无比暴烈的轰鸣声响彻。

    紧跟着,“轰轰!轰轰轰轰轰!”

    只见在幽念那一踏之下,那座黑色石碑,无比猛烈地震颤起来,阵阵轰鸣不断。

    “嗯?”然而就在此刻,幽念的面色旋即一动。

    在自己一脚踩踏之下,这座黑色石碑除了震颤之外,竟然完好无损!

    “嗯?这,到底乃是何物所筑?”幽念惊道。

    自己那一脚,力量已达神王,竟然无法破碎这座感应不到丝毫能量波动的石碑。

    要说刚才,幽念根本没将这一座小小的黑色石碑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不然也不会那么一副淡然的模样,回答宁成“应该可以!”

    然而此刻却……

    下一刻,幽念右脚再次抬起,这一刻的他,脚中凝聚更强之力,再一次狂猛一踏,这一脚之威,仿佛可踏碎天地。

    “轰!”暴破声又响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刻,还是跟刚才那一踏一样。

    黑色石碑,狂烈震颤,但,还是在幽念的力量下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“此石碑古怪!”幽念呼道。

    幽念那边的动静,宁成与鬼骷一直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幽念发动的力量,那是一股可以让他们瞬间化为灰烬的力量。

    然而却……

    随后,一股至阴之力,从幽念身上狂猛席卷而出。

    宁成与鬼骷的身形,旋即不断倒退。

    幽念,已将他的太阴神剑唤出,握于手中。

    “九幽,灭天剑!”幽念沉声一喝,此刻竟然直接动用九幽剑法之中最强剑招,又以太阴神剑,朝着脚下的那座黑色石碑一个暴斩。

    “轰!”一阵响天彻地的轰鸣声在此刻暴响,于天地间久久回荡。

    整片空间都在狂猛震荡,一个巨大的黑色空洞,都因而显现,产生着强烈吞噬之力,仿佛要吞噬这个世间。

    “九幽灭天剑!好强的,九幽灭天剑!”感应着那片天地已经变得无比狂暴混乱,宁成暗暗心惊。

    九幽剑法他虽然没怎么好好修炼过,但是,也掌握一些。

    然而宁成可以感应得出,幽念所斩出的九幽灭天剑,绝非寻常的灭天剑可比。

    这,对于他宁成来说,简直是可斩天灭地的一剑。

    然而,那座黑色石碑,还是仅在震颤,只是震颤的更猛而已,它,竟然在太阴剑斩出的九幽灭天剑下,未留下一丝裂痕。

    低头望着脚下这一幕,幽念脸上都已充斥着无比震撼的惊容。

    刚才这一击,可以说,乃是他可以发动出的最强一击。

    竟然连自己的最强一击都……

    狂暴无匹之力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
    幽念还是傲立于那里,愣愣地望着身下。

    宁成与鬼骷,慢慢地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时,幽念忽地望向他二人,说:“这座黑色石碑,到底乃何物所筑,有什么来历,你们可否知晓?”

    “师弟,这幽冥炼狱我总共都没来过几次,根本不知道这些。”宁成说,说完之后,他望向了鬼骷。

    “在下,也不知晓啊。”鬼骷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幽冥炼狱,很多秘地,很多东西,都很神秘。但我们,根本不知它们,到底源自哪里,到底乃是何人所筑,比如这鬼哭秘地,比如这座诡异神秘的黑色石碑。

    幽冥炼狱古老之时的历史,早就泯灭于岁月长河之中。”鬼骷回答说。

    “这座石碑,仅仅是封印一柄妖斧?一柄,连神级品阶都未到达的妖斧?”此刻,幽念在暗暗低喃。

    他怎么都觉得,这座石碑,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应该,还有其他未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想着这些,幽念的眉头越皱越深,过了一会儿,他再而低喃:“石碑既然没有轰破,那么,我将之拔地而起,那又会如何?”

    “嗯,试试看!”幽念就此决定。

    随后,太阴神剑被他收起,只见他身形再而一动,原本傲立黑色石碑之上,此时此刻,头下脚上,身形倒立。

    “师弟,你这是要干什么?”见到幽念露出如何古怪的模样,宁成开口,满脸不解。

    幽念没有回答他,双手一动,顿时用力抓住了那座黑色石碑。

    “师弟,你刚才站在那黑色石碑上那么久,该不会被什么邪物给附身了吧?这可不妙了。”见幽念没有回答自己,还在维持那副古怪的样子,宁成再而开口问他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